Contents that posted a long time ago may be obsolete and may not reflect my current opinion.

忽然发现农历新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这一个月我干了啥?!?

一些碎碎念

依照往年,新年假期我通常会抓紧时间疯狂提交代码,完成个人项目,实现有趣的想法。可能是今年年前实在太忙,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,疫情蔓延反而让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开始在家办公之后,也例外地没有利用闲暇时间自我学习。或许因为之前太闲,反而精力充沛地处理了不少陈年老问题。至于下班时间,基本用来看视频、打游戏、收拾家务了😂。

是的没错,几乎不碰游戏的我最近实在太懒,完全不想研究新东西,所以干脆好好「休假」,当了一个月的咸鱼。

大学毕业(应当)的 22 岁

今年可能因为生日当天太缺乏氛围,晚上似乎吃的是泡面,所以在社交平台的感叹也偷懒免了。

也有可能是不知道说什么。这些「人为」赋予含义的日子,也只是平淡的一天而已。缺了「人为」的烘托,暴露无遗。

少了惊喜和愉悦,多了一点点的恐惧 —— 年龄的恐惧。这么说可能会被打,咳咳。虽然截至目前我仍然是参加工作以来年龄最小的同事。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22 岁,同龄人今年该从本科毕业了。

真的飞快,一转眼恍然还以为自己才十八岁,刚刚拿到第一份 Offer,刚刚与高考完的同学碰面。虽然技术水平已经有飞跃式的进步,但总是担心不够优秀,不够那个十八岁的我想象得优秀。

记得某段时间我一直心心念念一个中期目标:在同龄人大学毕业的那一年要有足够的能力甩开他们。至于具体的评判标准是什么,我一直没有仔细思考过。因为我知道臆想遥远的细节,不如立刻采取行动,时刻学习、不断学习。随着截止日期越来越近,我对自己的定位从抽象逐渐成为现实,目标的「终点线」也会慢慢清晰起来。

我想,我应该是做到了。那时的想法不过是:

  • 我不写重复的作业不代表我贪玩
  • 我背不过历史不代表我学习能力弱
  • 我不觉得我比同龄人差
  • 既然跑不下来 1000 米,我选择不跑,我要买辆车代替我跑
  • 我要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

以及:

没人能一直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。

如果再见到当年的人们,我会告诉他:请尊重并引导你的学生,别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,以为自己永远都是正确的。

最后

我算不上佼佼者,但:

做不得旷世的逸才,

只做你天地间的伞。